潘老师的小耳钉

我潘帅嘟嘟,人萌话不多。

呵男人

那一年。他离开女儿国。她在城头似哭似笑,当着百官的面。对着他的背影大喊“唐玄奘。下辈子娶我可好”。夕阳下。白衣骑白马。风沙漫天看不见他的表情。僧人不语。只余风声喧嚣。这一年。他圆寂。千佛诵经。万众朝宗。他走时候却只笑着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“好”。

评论

热度(4)